嘘。

【金光/雁默】无声

上官鸿信×默苍离,现代背景,活动参文
时间很赶,我很菜,很雷很ooc
答应我,不要挂我去雷文,好吗

仿佛是星河坠落。上官鸿信偶然转眼,再见到他,依旧觉得他身上聚集了全部灯光。

默苍离窝在黑漆漆的角落,端着杯白香槟装模作样,面无表情地飞快按着手机。

上官鸿信走过去,轻声喊:“师尊。”

默苍离抬起头。上官鸿信看见他的睫毛唰地闪了一下,淡淡的阴影湮没了他的眼瞳。

这让他看起来像是个空洞的人偶。上官鸿信倏地想起一些事情,心绪复杂难言,踌躇许久才说:“……师尊。”

默苍离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收进兜里,听见这声时稍稍愣了一下。他问:“这位先生,请问你是谁?”

他端着酒要从角落里走出来。上官鸿信盯着他的脚步,一字一顿...

【金光/温史】自作多情(1)

神蛊温皇×史艳文,现代背景

写了一点就被突如其来的债淹没…留作纪念,不一定有后续


01 短信往来

——————————————


                                  收件人:艳文


我在超市,要我带什么吗?...


我真的好想,发点什么
可是我已经连存稿
都没有了

【金光】当雁王与凰后,在尚贤宫

标题概括一切,日常
很多很多私设,雷,ooc
我觉得不算cp向,当然如果看出cp倾向我也不是有心的(。)有一丢丢的鳞鱼
一年多前写了大半,早几天翻到还挺有意思的,就接了个结尾扔上来,随便看看吧

01
凰后新买了一双鞋。

平底。粉色。

“雁王,好看吗?”

上官鸿信斜瞥了她一眼,默默把风扇开大一档。

凰后翻了个白眼,踩着新鞋回房赶稿。

风扇的风小了。

上官鸿信睁开眼。

熟悉的脚步声渐近。

“雁王,去看看电路。”凰后递上一个手电。

“不去。”

“哦?”

“尚贤宫内外,都是你在打理。吾不过是个过客。”

“过客不需要电风扇。”

上官鸿信沉吟一阵,缓缓起身。

“凰后,有时候,你找死的花样,真是令我吃惊。”

“哈。”凰后搬了把躺椅过来,准备敷面膜...

【金光/缜误】回溯(上)

北冥缜×误芭蕉,四月份写的,剧情有出入,私设如山,ooc
不一定有后续

后来北冥缜成为海境的新王。他册封砚寒清为相,后者憋着千句万句的推辞最终叹息般地谢恩。新任王相配合默契,择选了不少青年才俊入朝为官。朝局势力的转变引起不少老派大臣的不满。他们利用手中权力处处掣肘乃至威胁皇权,仗着资历横行霸道目无尊上。他们认为北冥缜初生牛犊,做事不知轻重,谁料新王雷霆手段,恃强凌弱者依律处置,示弱威胁者白衣归乡。不过数月朝堂之上气象顿转,更无人再敢小看年轻的新王。

很少有人知道北冥缜为了处理这些事务下了多大的苦功。他常年戍守边关,远离朝堂,手边少经政务,经验不足,又性格直率,宁折不弯。砚寒清在御书房内又...

【金光/恨心】一件小事(上)

黑白郎君×忆无心 现代背景
看了新剧(的图透)的产物 ooc 有无后续全看缘分

南宫恨刚一脸不耐地从会上撤下来,就听见茶水间几个女员工凑在那儿眉飞色舞地交头接耳。每当这个时候南宫恨就知道她们不是在八卦隔壁中原公司就差把高富帅仨字贴脑门上的史家父子,就是在唏嘘旁边苗疆公司剪不断理还乱的八点档家族情仇。南宫恨没兴趣了解那点琐碎佚闻,偏偏那几句音量说高不高说低不低的交谈飘啊荡啊地就钻进他耳朵里。
“哎,你看到没有,刚对面苗疆的高管,就那个藏镜人,外套没穿好就火急火燎地走了,那一脸……啧,跟天塌下来似的。”
“这天能不塌吗?人家宝贝女儿腿都折了,现在正躺在北面那医院呢。”
“啊?还有这事哪?……”
“...

【金光/恨史】除夕

黑白郎君×史艳文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bug很多!!!非常ooc!!!谨慎点击!!!

随便看看吧


黑白郎君醒来。

他睁眼看到的是雕花的床架,拂动的幔帐,晨光透进来,薄得像纱。

指尖摩挲过身下柔软的被褥,黑白郎君坐起,他脑子转得不寻常地慢。

他先是……再是……后来是……

黑白郎君掀开纱帐。屋内有一些简单的陈设,摆的位置都很巧妙。光穿过格子窗投在青砖地面上,尘埃腾起来。

他翻身下床,开窗望外。屋外是一个空旷的院落,广而无声。昨夜的雪覆盖了原来的道路,这仿若一片雪原,愈发寥阔了。

他记得院子的某处植有几棵梅树。目光瞥过去,是有几株老梅,都老死了,枯枝横斜...

【金光/默霓】羽

离高考只有一百多天了……所以我到底是在干吗……


*羽国相关忘得差不多了(。)有bug欢迎指正

*冥医助攻。雷请慎

*OOC!OOC!OOC!


 刚下过一场雨,尘埃洗净。

霓裳拾级而上。山顶矗着一座凉亭,亭内两位男子,蓝衫绿衣,对坐饮茶。

霓裳盈盈拜倒:“先生。”

蓝衫男子迎出来:“哎哎,公主千金之躯,不可行此大礼。”

霓裳莞尔:“霓裳孤身而来,无随侍伴从。此地仅你我三人,霓裳只是霓裳,不是公主。”

“那也是不一样的。”

霓裳不再应答。她唤道:“先生。”

坐在亭内的绿衣男子一动不动,神情淡漠地遥望着山下的霓霞。

冥医的目光在两人间打了一个来回:“哎—...

【金光/独万】大刀两把闯江湖(4)

ooc


==

冬日里,很快就天黑了。


今夜里无风无云,月色澄澈。多数人家都熄了灯。偶有几声犬吠,又渐渐沉寂下去。万雪夜睁眼看明亮的月光透过窗纸,拉扯出一个极长的树影。


她趿着鞋出门。


寂静的夜里任何声音都显得十分明晰。万雪夜踩着甚厚的积雪,隔着枯瘦的树枝,观人舞刀。


金刀极沉极利,舞时亦呼呼生风。刀刃扬霜带雪,凛冽的刀风劈落她的额发。


万雪夜微笑:“你还不睡。”


他收刀:“睡不着。”


“你兴致真好。”


独眼龙仰头望望。明月当空,星光稀微。“你也...

【金光/独万】大刀两把闯江湖(3)

一切作死矫情ooc都是我的锅

毫无剧情


===

此时已近黄昏。斜晖残雪,山道细狭,密林苍幽。万雪夜见到一轮红彤彤的金乌缓缓坠下去,余晖将她半张脸映衬得更加柔和。


“怎样了?”


“没。”她答道,“只是觉得这样的落日很美。在山外,我从没见过这么美的落日。”


独眼龙久久地凝视着她。夕阳下她看起来又沉静又哀婉,眉眼间又有冰雪般的坚毅澄澈。她好像从来不笑,目光锐利,总觉得不好亲近。其实她温柔得很谨慎。她的温柔来自于她女性柔软的内核,她的谨慎则是她比金石更坚的精神的外化。


他默默走到她身后去。她身上有一股凛冽的气息。凛冽却不...

【金光/独万】大刀两把闯江湖(2)

写得我快急死了……明天返校,作业一堆,我还在这,傻傻摸鱼

胡扯流


=====

一路兜兜转转还是回到这里。


狭小的洞中,独眼龙守着篝火,万雪夜背对着他,正欲脱下自己的鞋袜。


涉雪行进不易,她的鞋袜早已湿透了。又不知在哪处磕了碰了,脚侧被利石划了一道细口子,已经结了薄薄的痂,只是一动还会渗血。


此处没有可以包扎的布料……雪夜想起那半片丝帛,让独眼龙帮她递过来。


独眼龙微微偏头,就看见万雪夜被水跑得发白起皱的脚趾,脚背上有几道红痕。


他不再看。“你受伤了?”


“没事。”万雪夜将布帛扎...

【金光/独万】大刀两把闯江湖(1)

金光独万。标题捏造,内容胡扯。逻辑没有,文笔垃圾。各种废话,ooc有。有无后续,全看缘分。


=======

下雪了。


天已经很暗了,又伴雪夹霜地突然冷下来,纵是寒冰功体的万雪夜,也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远处有户人家。她决定前去借住一晚。


她敲门。应门的是个老汉。两只眼睛从门缝里觑她。


黑天野地的,谨慎一点也正常。


过了好一会儿,那老汉才开门,满脸笑地将她迎进门。她简要地说明来意,老汉道乡野人家没什么空房,只有自家儿子媳妇那一间还能住人。她没说什么,只道谢。


想来屋子里的人早歇下...

© GZG | Powered by LOFTER